第66章 以後不要玩具了

發佈時間: 2023-07-29 17:00:31
A+ A- 關燈 聽書

 經過這麼多年,團聚對他們來說,太重要了,所以,想要帶着她們離開,就要儘快,在顧非寒還沒有察覺之前。

 如今,只差兩個孩子,顧非寒一心都在尋找姐姐的上,那兩個孩子又是姐姐的命根,得儘快把他們帶出來。

 “姐,你安心,今天我一定把孩子帶到你身邊。”何以恆知道她心急,只是這事情必須好好策劃一下,免得前功盡棄。

 “好的……”她走到陽臺上,這半山別墅環境清幽,四周樹木鬱蔥,的確不容易被人發現,這個地區,都是A城裏的最有錢的人住的地方。

 想着即將要離開,想到顧非寒,她發現自己對顧非寒的不捨越來越濃。她又害怕,想到站在顧非寒身邊,她根本就配不上他,也許這樣也好,不需要告別了。

 時間長了,他會忘記自己的,畢竟他們認識的時間也不長。

 何以恆不想出任何意外,所以決定自己親自出馬,所幸顧非寒的防範不強,大概沒料到是他來帶走了姐姐。

 看得出來,他倒是對姐姐挺上心,甚至還把他們以前的家買了下來,那幾個守衛對於何以恆久經戰場的人來說,根本就不是對手。

 只是天恩嚇得臉色都白了,躲在天賜的後面,天賜拿着柺杖,對着他,“你到底是誰?你來這裏做什麼?”

 “你們就是天恩天賜吧?我是以恆舅舅,帶你們去見媽媽的。”何以恆摘了黑大眼鏡,天恩長得真可愛,跟姐姐有點像,至於天賜這小子,不禁想了想,當初是誰膽子那麼大,居然佔了姐姐的便宜,這基因倒是不錯。

 “媽媽?你知道我媽媽在那裏?我要媽媽。”天恩一聽到去見媽媽,立即停止了眼淚,只是天賜眼裏閃過一絲疑惑。

 看着四周暈倒的人,天賜扯着天恩,“你說媽媽在你那裏?我不信,敢傷害我們,顧叔叔知道了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 何以恆無奈,再等下去顧非寒恐怕就要追來了,他拿出電話,略顯無奈的說,“姐,兩個小傢伙不相信,你跟他們說吧。”

荳荳言情小說網 www.dodo1116.com

 天賜拿過電話,一面警惕,“媽,是你嗎?”

 “兒子,我是媽媽,那個是以恆舅舅,你們跟他走,媽媽在等你們。”何以寧連忙說話讓他們安心。

 把電話還了給何以恆,看着他似乎跟媽媽也有一點點相似,“是外公讓你來找我們的嗎?

 可是你爲什麼要打暈他們?”

 “傻小子,回家再說吧,來,我揹你,別再把腿弄傷了,不然你老媽肯定罵死我。”知道他腿受傷了,何以恆直接把他背了起來,拉着天恩的手從後門走了出去。這裏曾經是他家,所以他比誰都清楚這裏的位置。

 外面早已經有人在接應,何以恆在進來以前,早就切斷了這裏的閉路電視,顧非寒也不是簡單的人物,他不能掉以輕心。

 天恩坐上車,忍不住回頭看了看,有些擔心的問,“哥哥,我們就這樣走了,顧叔叔會不會難過的?”

 “沒事,等見到媽媽,我們再回來找他。”

 聽到天賜這樣說,她總算是安心了,車子漸漸駛出市區,開進了山裏,“舅舅,還沒到嗎?媽媽怎麼會在這裏種地方?”

 “很快就到了,你們媽媽生病了,才退燒,所以纔沒有來找你們,等見到媽媽了,就帶你們去見外公外婆,以後我們都在一起生活了。”何以恆一邊解釋,特別是天賜這小子,小小年紀就如此聰明,將來必定成大器。

 又開了半個小時,車子拐進密林裏,何以寧早聽到車子的聲音,就忍不住走了出來,看到他們從車子裏出來,她的心終於是安靜下來,“兒子,你小心些恩恩,媽媽不在乖不乖?”

 “媽媽……”天恩撲過去,摸了摸她的額頭,“媽媽,頭還痛不痛?舅舅說你病了。”

 看到他們,什麼痛都消失了,還是她的恩恩乖。

 “好了,乖寶貝,等下吃完飯,就帶你們離開這裏,外婆知道了你們,可想你們了。”何以恆帶天恩天賜帶走了,恐怕顧非寒也用不了多久就會找到來,所以,他還是決定快點離開這裏比較好。

 天恩天賜知道可以見到外公外婆,心裏都非常高興,只是何以寧想到顧非寒,連一句道別都沒有,會不會很生氣?很難過?心裏像是貓抓一樣,讓她坐立難安。

 “姐,等到那邊安定下來,如果你想回來也可以的。”她嘴說上不喜歡那個男人,可是現在這副樣子,真的不喜歡那男人嗎?他表示懷疑。

 只是,若然那個顧非寒真心喜歡姐姐,憑他的本事,還不能找到她嗎?假如他沒有找來,只能證明他不是真心的,所以,這次當是給他一個考驗。

 最後,何以寧決定給顧非寒留封信,順便把欠他的錢一併交還給他

 ,好像這樣做了,她的心情會舒服一些。

 天漸漸黑了,遠遠就聽到直升飛機的聲音,天恩天賜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實物,心裏忍不住激動,“舅舅,我們可以坐飛機?”

 “當然,很快就可以看到外公了,姐,走吧,再不走恐怕他要追來了。”他相信以顧非寒的實力,恐怕明天早上就會找到這裏。

 他回來唯一目的就是把何以寧帶走,讓她獨自承受了那麼多,他再也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在她身上了。

 上了直升飛機,A城的影子漸漸縮小,何以寧之前一直計劃着離開顧非寒,此刻,隨着飛機越飛越遠,才明白原本自己對他有多麼的不捨?

 天恩從開始的興奮,沒多久就在何以寧懷裏睡着了,她總是這樣子,到了時間就要睡覺,想到顧非寒那夜讓她自己一個人睡,恐怕這小丫頭嚇壞了吧?

 只是,沒想到天恩居然那麼聽他的話?別人說,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,所以,是這個原因嗎?

 顧非寒當發現家裏連天恩天賜都走了,就開始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,那笨女人要錢沒錢?樣子算是勉強看得下去,假如是綁架,他早該收到信息了?

 難道是他嗎?會是他回來把何以寧帶走了嗎?

 假如是他,他倒是鬆了口氣,至少知道他不會傷害何以寧。萬一不是他,又會是誰?陸心怡和喬雪只是一般的小女人,不可能有那麼大的心思去策劃這件事。

 這時候,喬風拿着一個大信封走了進來,“少爺,有一封你的信,說是一定讓你親啓。”

 顧非寒接過手,眉頭緊了一下,上面絹秀的字跡像極了那個笨女人的,他拆開,首先二張支票掉了下來,一張是四百萬,另外一張一百萬,上面的印鑑居然是顧江濤,原來爸早就已經找過她了。

 該死的,他爲什麼這麼大意?爲什麼要對那個傻女人這麼放心?

 把錢都還給他,是準備把一切都清理乾淨是吧?

 打開那張信紙,映入眼簾是她的字跡。

 顧非寒:我不知道該如何跟你道別,那些錢我都還給你了,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關照,我很感謝你,希望你不要生氣我不辭而別。你是那樣的優秀的男子,對於我來說,你就像天上的明月,讓我高不可攀,所以,我離開了,請你放心,我一切都很好。祝你幸福!何以寧。

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