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分外眼紅

發佈時間: 2023-07-29 16:51:12
A+ A- 關燈 聽書

 天恩拉着天賜,“哥哥……你快點醒來……哥哥,恩恩不要那隻小熊了,不要了,哥哥你不要嚇我。”

 豆大眼淚一滴落下,滴到天賜的臉上,嚇得完全不知道怎麼辦,只能哭。

 “哥哥……媽媽媽媽。”呼天搶地的哭聲在四周響徹,終於有人發現了他們,連忙幫忙叫了救護車。

 “小妹妹,你先別哭,你有家人的電話嗎?哥哥幫你通知你的家人。”天恩只知道哭,最後想起了手機。

 救護車很快就來了,立即把天賜送上了救護車,天恩跟着跑了上去,聲音都哭啞了。

 何以寧提着飯盒正準備出來,自從來了大排檔以後,他們的生活水平明顯的提升,就連天恩那個小豆芽都開始長肉了,越來越可愛,想起她,她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揚。

 手機鈴鈴響起,一個陌生的號碼,是誰打過來的?

 “喂,你好……”何以寧一邊走着一邊接電話。

 “請問你是何天賜的家長嗎?”

 “是的,請問有什麼事嗎?”何以寧聽到聲音心裏一緊。

 “這裏是醫院,你兒子出了車禍,請你速來市一醫院。”

 何以寧手中的飯盒譁然掉地,天賜愛吃的蜜汁叉燒,天恩愛吃的甜酸排骨散落地一地,今天出門的時候,明明還好好的,怎麼會出車禍了?

 出車禍,這是多嚴重的事情?

 她攔下出租車,心急如焚,帶着哭腔的聲音,“司機大哥,麻煩你快點送我去醫院,我的孩子出車禍了。”

 司機聽到她聲音都帶着顫抖,點了點頭,“好的,你不要急。”說完,一腳踩下油門,儘管車子已經開得很快,可是她仍然覺得很慢,渾身覺得冰冷。

 當她來到醫院的時候,只見天恩蹲在角落裏大哭,眼淚紅得跟兔子似的,把她抱入懷裏,這時候,她發現天恩的手上都是血,觸目驚心的豔紅,讓她覺得她的世界瞬間倒塌了。

 “恩恩,告訴媽媽,出什麼事了?你有沒有事?那裏痛告訴媽媽。”

 天恩聲音已經哭得沙啞,看到媽媽那瞬間,她一直崩緊的心終於稍稍鬆了下來,“媽媽……媽媽恩恩以後都不要玩具

 了,我以後都不要了,我只要哥哥媽媽。”

 如果不是那隻該死的小熊,如果不是她笨,連一隻熊都拿不穩,哥哥怎麼會讓車子撞倒了?

 “乖不哭。”何以寧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,看着天恩嚇到這副樣子,就知道天賜的情況肯定不秒。

 她一手扯住了路過的護士,“姑娘,請問我兒子現在怎麼樣?他怎麼樣了?求求告訴我。”

 “你兒子正在搶救,撞成那樣子,都不知道會不會內傷,特別是右腿的情況非常嚴重,具體情況還得等醫生出來。”護士如實告訴了何以寧,送來醫院的時候,已經處於休克的狀態。

 內傷?他才那麼小,被撞到內傷?右腿?會不會沒有了?

 何以寧的臉色白得跟紙一樣,可是她不能倒下,她必須要撐下去,看着搶救室牆上亮着的紅燈,心痛比死還難受,她寧受躺在裏面是自己,而不是那個讓她驕傲的兒子。

荳荳言情小說網 www.dodo1116.com

 上天,到底我做什麼錯事?如果上輩子我是十惡不赦的人,那麼請你把所有的苦痛都降臨到我身上,別讓我的孩子跟着我受罪了。即便當初她正值如花年華的時候,知道自己被判入獄,她都沒有像此刻那樣的害怕過。

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對於她來說,每一秒都是煎熬,她摟着恩恩,雖然很想問她怎麼回事,可是看着她就知道已經把她嚇壞了。

 該死的,好好的怎麼回出車禍?到底是誰那麼缺德把天賜撞成這樣子?

 此時此刻,她只能祈求上天,一定要保着天賜的命,假如他出點什麼意外,她都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得下去?

 終於,牆上的紅燈滅了,醫生走了出來,何以寧連忙走過去,拉住醫生的袖子,“醫生,我兒子怎麼樣了?快告訴我,他怎麼樣了?一定沒事,對不對?”

 醫生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你兒子暫時是沒有生命危險,可是右腿傷得很嚴重,血管破裂,小腿肌肉組織嚴重壞死,如果不盡快做手術,恐怕要截肢。”

 截肢?何以寧差點軟了過去,幸好一邊的護士及時扶住了她,“醫生,做手術多少錢?我求求你,一定要保住我的兒子的腿,他那麼聰明可愛,絕對不能坐在輪椅上的,

 我求求你了。”

 何以寧就差沒有跪下來,截肢,這對天賜來說,太殘忍了,儘管他還小,可是何以寧知道他的自尊心有多強,讓他知道以後都不能站起來,他會怎麼樣?她不知道,也不敢去想。

 “你別急,我們一定會盡全力的,孩子還小,及時做動手術,接上血管,還有機會恢復的,手術費大概要30萬,你趕緊去辦理,時間拖得越久越危險。”

 醫生的話讓何以寧燃起了一絲希望,可是,三十萬對於她來說,是天文數字。她去那裏找那麼多錢?但是,就算要了她的命,她也要把那30萬找回來。

 “醫生,麻煩你一定要看好我兒子,我現在立即去拿錢來,恩恩,在醫院裏看着哥哥。”何以寧交待了一下,把餘下的錢都塞到醫生的手裏,然後大步離開了醫院。

 只有把30萬找來,天賜的腿才能保得住,她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,在這座城市裏,誰會借給她錢?小姨?估計是不可能的,肯幫她的恐怕只有宋子軒了。

 他說過的,一定守護她,她連忙拿出手機撥通了宋子軒的電話,“你好,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。”

 怎麼會關機的?她不死心,可是打了好幾遍,電話那端仍然傳來同樣的聲音,如同冷水一樣,潑滅了她的希望。

 還有誰?還有誰可以幫她的?顧非寒的樣子在她腦海裏閃過,對的,就算是求,她也要求30萬回來。

 “你好,你所撥打的電話不要服務區。”重複打了幾遍,仍然是那個聲音。

 何以寧閉上了眼睛,宋子軒的電話打不通,顧非寒亦聯繫不上,難道天賜的腿真的要截肢嗎?

 不行,她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 她先去了報社,把情況告訴了江明,而江明只能幫她提前把工資發了,其它同事一下籌了一點,也只能籌了個五千塊。

 接着,她又去了大排檔,但大排檔也是小本生意,麗姐算是有義氣,也只能借了一萬給何以寧。

 看着手上的一萬多塊,離30萬還是一個遙遠的距離,自從她入獄之後,以前所有的朋友都失去了聯繫,而且恐怕也沒有再願意理會她這個牢改犯。

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