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4章 大結局

發佈時間: 2023-07-31 07:34:08
A+ A- 關燈 聽書

這是爸爸媽媽在一起的又一個十年。

十年之前,他們兩人有了我和哥哥,我叫什麼名字這是一個祕密。爲什麼說是又一個十年,是因爲我的哥哥今年十歲。

從我出生,就備受寵愛。爹地一直想要一個女兒,聽說哥哥出生的時候,爹地的第一句話是問,我妻子怎麼樣?第二句話居然是,是不是個女兒?

護士說是個男孩,爹地滿腔的熱情都被澆滅了。於是纏着媽咪又要了一個,生我的時候,爹地似乎已經不報希望了,因爲他感覺還是一個男孩。

可是當聽到我是一個女孩的時候,他足足愣在當場,呃,一分鐘。因爲他擔心媽咪,理智回籠後趕忙衝進產房陪他的小妻子去了。

從那一天起,我就是爹地的心頭肉。不管吃的喝的,穿的用的,爹地都給我最好最好的,讓好幾個保姆照顧我,不許我生病,不許我磕着碰着。

他不允許任何人對我大聲說話,他滿足我提出的任何要求,他每晚給我講故事哄我睡覺,他縱容我,寵愛我,拿我當世上最疼愛的寶貝看待。

在他的寵愛下,我有些得意忘形,夏易風這三個字,小小的我似乎已經知道它所代表的意義。我是夜氏的小公主,是夏易風的掌上明珠,這一點,從爹地帶我出門的時候就可以看出來,大家的目光全是羨慕的,還帶一點點害怕。她們當然不是怕我,而是怕我爹地。

我爹地很男人,是男人中的男人。他長的很英俊,帶點混血的臉部輪廓,眉目深刻,嘴脣銷薄,雙眸沉靜如海。

爹地的眼睛很平靜,很少起波瀾。就算我做了天大的錯事,傭人告訴爹地的時候他連眼睛都不眨一下,揮揮手就讓別人下去繼續做事。

而爹地看着我的時候,也從來都是沉穩的。這個世上,似乎只有一個人可以挑動他的情緒。似乎只有一個人,可以讓他的眼睛起深深的波瀾。

那個人,是我的媽咪。

我的媽咪長的很美,很蘿莉。明明已經二十幾歲了,看起來卻還像一個高中生,她皮膚白皙,明眸似水,笑起來很調皮。

六歲時的我感覺爹地不怎麼疼媽咪,因爲媽咪做一點錯事他就衝媽咪吼。比如媽咪偷偷跑到酒吧去看脫衣舞男的表演,被爹地抓到後好一頓罵。爹地氣的不行,抱起媽咪就上了樓,我跟在兩人後面跑,被爹地關在了門外面。

可是爹地對我就不一樣了,我做什麼錯事,爹地都不捨得罵我一句。

除了那一次,媽咪領着我去逛商場,我和媽咪玩躲貓貓,趁着她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躲了起來,捂着嘴巴偷笑着見媽咪急的像只沒頭蒼蠅似的滿商場找我。

找到我後媽咪已經哭的眼睛都腫了。看見趕來的爹地,她害怕的縮着身子。我以爲爹地又會罵媽咪了,可誰知道爹地一把將媽咪抱進懷裏,深邃的眼眸內全是心疼和柔情。

直到哄完媽咪,爹地扭頭看向小小的我。那一眼是從來沒有過的嚴厲,我被爹地看的白了小臉,眼淚不受控制的掉下來。可是他卻冷淡着表情抱起他的小妻子就轉身走人,把我自己留在了商場裏面。

那次後,爹地有好幾天都沒有理我。我向媽咪道了歉,他對我還是很冷淡,似乎不想要我這個女兒了。

後來還是哥哥告訴我,只要我不惹媽咪生氣,不惹媽咪掉眼淚,爹地纔會疼我。如果我惹媽咪不開心,爹地一定就不會疼我了,何況我還把媽咪弄哭了。

再長大一歲,我才慢慢知道。這個世上,爹地最疼的人不是我。最愛的人,也當然不是我。

他自始至終最愛的人,都是我的媽咪,他的小嬌妻。

我以爲爹地對我最好,他給我講故事,滿足我的一切要求。可是他對我的好,比不上對媽咪的十分之一。

他每天都準時下班,回到別墅的第一件事,第一句話,從未改變過。他問管家,太太在哪裏。

直到看見媽咪出現在他的視線裏,他好似才安心,會抱着媽咪溫柔的親吻她的額頭。會先和媽咪說會兒話,會說甜言蜜語給媽咪聽。如果媽咪使小xin子,他有無窮無盡的耐xin來寵愛她,哄着她。

只要,媽咪不揹着他偷偷的跑出去玩,只要,媽咪不出去找男人。哈哈。

時間再過一年,我已經八歲了。

八歲的我懂事多了,長的也越來越像媽咪,越變越美。可是我在爹地那裏看過媽咪小時候的照片,他從自己的胸口口袋裏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張照片給我看,對我說這就是媽咪八歲時候的樣子。

我看着照片發出一聲驚呼,說媽咪小時候長的好可愛。爹地彎了嘴角,笑的很溫柔,他拿着媽咪的照片看了很久很久。

媽咪總的來說是個乖巧的小女人,很愛對爹地撒嬌,很愛仰起小下巴一副得意洋洋的小模樣。動不動就愛撅起小嘴不理爹地,每到這時爹地就捨棄了自己的男人形象,抱着自己的小嬌妻左哄右哄,什麼肉麻的話都可以說出來。

荳荳言情小說網 www.dodo1116.com

我從另外幾個伯伯那裏知道了爹地和媽咪的事,因爲我一直不明白,爲什麼媽咪喊爹地的時候,是喊叔叔。

直到現在也出現這樣詭異的情景,我喊一聲爸爸,媽咪則會喊一聲叔叔。她一興奮起來,就叔叔叔叔喊個不停,惹得爹地柔了眼眸。

媽咪早在八歲的時候就被爹地給定了下來,一養就是十年。這中間經歷了多少波折和痛苦,我不想知道,我只知道,他們兩個現在很幸福。

我從未見過感情那麼好的兩個人。白天爹地上班,媽咪就在家畫畫,彈鋼琴。晚飯後,他們兩人總要去後花園散散步,後花園的荷花湖很大很漂亮。夏天來臨,引來一羣蝴蝶和蜻蜓。

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頭。媽咪指着眼前的畫面對我說教,我點點頭,表示已經記住,她才滿意的拍拍手。

爹地和媽咪在一起的每個鏡頭,幾乎都會讓我看的心頭暖洋洋。爹地身材很高大,媽咪則很纖細,往往兩人站一起,爹地長臂一伸,就將他的小人兒擁入懷中,那樣的姿態很是迷人。爲自己的女人圈出一整片天空,爲她遮風擋雨,這一世,許她不離不棄,許她生死相依。

我想,長大後也要碰見爹地這樣的男人才肯嫁出去。一生一世一雙人,並不是童話,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,我看了八年,以後還有很多,很多個八年。

哥哥十歲的時候,我八歲。這一年,是爹地和媽咪在一起二十週年。

二十年,很漫長的一個數字。爹地看着媽咪長大,是十年。爹地和媽咪成爲夫妻,又是十年。我覺得二十年離我很遙遠很遙遠。

要有多勇敢,才能相看兩不厭的度過二十年,甚至,他們說好的一輩子。不,媽咪說過,下輩子,還要遇見爹地,還要當他的小新娘。

他們兩人約定好了一生,約定好了下輩子,如果可以,我想他們生生世世都願意在一起。

年華似水。一轉眼,已經二十年。

這一年,媽咪二十八歲,而爹地,四十二歲。媽咪很受上天的眷寵,也可能是被爹地保護的太好,媽咪如果出去,總有人問她是不是高中生,大學生,每到這時,媽咪就很得意。

而我的爹地,四十二歲的男人。竟在和時間的對抗中獲得完勝。我見過爹地三十二歲時的照片,也見過媽咪十八歲時的照片。

三樓的房間內,牆上掛滿了他們兩人的結婚照。時光如流水,我對爹地說,我覺得你現在比三十二歲的時候還要顯得年輕。

爹地淡淡一笑,目光落在媽咪身上,似乎這世界上只能看的見媽咪一人。他低聲說了一句我當時不太懂的話。爹地說,她若不老,我怎肯老去。

長大後的我才明白爹地的那句話,她若不老,他敢和時間對抗。爲了他心愛的女人,他會成爲這世界上最強的王,他是夏易風。

時光若有張不老的臉,一定是爹地和媽咪那樣。我愛你,你也愛我,你在,我就在,你若不在,我定陪你。

他們甚至說好,如果有一天走到生命的盡頭,絕不留下另一個人在世上獨自想念。

他們寧願一起離開,手牽手走向下一個輪迴。

……..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