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回來了

發佈時間: 2023-07-29 17:23:49
A+ A- 關燈 聽書

 “說什麼傻話,有我在,你就不會有事的。”若她不在,他還能繼續生活下去嗎?不管怎麼樣,他都不允許她離開他身邊,只要有他在一天,她就必須在他的身邊。

 “寧寧,警告你,別動這種念頭,你這輩子都是我的顧太太,陪着我一起到白頭。”顧非寒覺得有些不放心,又忍不住說了二句,生怕這個傻女人一時腦子短路,生出什麼別的想法。

 “非寒,我會努力的。”她也不會得離開他,離開孩子,一切都來得那麼不容易,她還沒有來得及好好享受這種溫暖,她不捨得。

 “寧寧,別擔心,一切有我呢。”顧非寒輕輕吻上她的額頭,她的眼睛如此的明亮,像是星星般那樣的好看,失明這樣的詞眼,怎麼能出現在她的身上,這殘忍了。

荳荳言情小說網 www.dodo1116.com

 時間一天天的過去,除了必須到顧家大宅裏,喬治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小了,天恩是又驚又喜,喬治叔叔不來,證明不用她吃那些苦苦的藥了,不過,她一般還是很乖的,知道自己必須聽喬治叔叔的話才能康復。

 她不想讓媽媽擔心,不想讓媽媽掉眼淚,她生病住在醫院裏那段日子,她經常可以看到媽媽偷偷在掉眼淚。

 看着自己穿上的小公主服,天恩歡快的轉了個圈,然後又走到一邊,“哥哥,好看嗎?舅舅說恩恩一定是最美的花童。”

 天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西裝,再看了看一邊臭美的天恩,挑了挑眉頭,也不想想爸爸媽媽,那樣的基因出來,他們倆能差嗎?

 “哥哥,難道恩恩不好看嗎?”天恩這下子稍稍有些緊張了,遲遲聽不到天賜的聲音,擔心自己不夠漂亮,雖然有點怪怪的,但是媽媽現在正式嫁給爸爸,她是很開心的,這就代表以前爸爸媽媽都在一起,不會再分開了,她也不想跟爸爸分開。

 “好看,恩恩公主當然好看。”天賜受不了,這丫頭越大是越臭美了。

 聽到天賜的話,天恩開心的笑了笑,然後想了一下,“恩恩也覺得哥哥很帥。”

 天賜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,天恩癟了一下嘴,哥哥更自戀好不好?

 兩個小傢伙換上了禮服,走到何以寧的房間裏,一打開門,看到他們抱在一起,兩個小傢伙對望了一下,然後又無視顧非寒的眼神,走了進去,“媽媽,恩恩這衣服好看嗎?”

 何以寧將天恩抱到懷裏,輕輕捏了一下她的臉,“我的恩恩什麼時候都這麼漂亮的,兒子更帥,長大了肯定比你爸帥。”

 顧非寒聽了,抽了抽嘴角,然後又點了點頭,頗爲自豪

 的說,“那還用說,我顧非寒的兒子肯定青出於藍,有這麼帥的爸爸,兒子怎麼會不帥?”

 何以寧白了他一眼,有他這麼誇自己的嗎?

 婚期即將到來,既使已經希望簡單些,但是最簡單,憑藉着顧江濤的地位,再加上顧非寒的身份,這場婚禮就算最簡單還是很隆重。

 這天,何以寧早上被美美的化好妝,看着鏡子中的自己,精緻的面容,很幸福,這一天,在緊張害怕又帶着期待的心情終於都來了。

 溫如靜看着自己的女兒,忍不住抹了把眼淚,這個從小就被她捧在手心的寶貝終於都要嫁人了,時間一下子只覺得很快。

 “媽,你別哭嘛,反正就算嫁人了,我們也能天天見面的。”何以寧看着溫如靜,自己都忍不住想哭,最後,兩母女又緊緊的抱在一起,後來還是何安國進來,把她們兩個分開。

 “老婆,今天是寧寧的大喜日子,不哭。”雖然嘴上這樣說,但是何安國心裏還是一陣的不捨。

 婚禮的現場佈置得奢華而又浪漫,這是四位家長一起精心設計的,何以寧和顧非寒也是相當的滿意。

 五星級的大酒店裏,兩邊都是親朋好友,何以寧由何安國挽着,一路走向對面那個男子,真的,好像做夢一樣。

 宋子軒站在一邊,看着從花瓣中走向顧非寒的她,嘴角上一直都掛着幸福的笑意,寧寧,你一定永遠這樣幸福下去。

 當然,大部人都是帶着祝福的心,除了陸心怡以外,原本顧非寒就沒有打開邀請她,但是看在陸司令的面子上,今天是自己的大好日子,只要她不惹出什麼事來,他都不會計較了。

 陸心怡的手緊緊扯着衣角,嘴角緊緊的抿着,原本這場婚禮是屬於她的,都是被何以寧搶走了,真的很不甘心。

 “心怡,你就死了這條心,爺爺定會介紹個比非寒更好的男人給你。”陸司令看了一眼自家的孫女,就知道這丫頭心裏一直都沒有服氣過。

 這也難怪,這丫頭從小到大,身邊都有不少人,偏偏她又卻對顧非寒死心眼,還做出那樣的事情來,真是把他氣壞了。

 陸心怡沒有說話,那種痛,看着他們一步步走近,就如同拿着刀子在割她一樣的難受,憑什麼他們這樣幸福的在一起,而她等了那麼多年,卻只有那樣的苦澀?

 終於,何以寧走到了顧非寒的面前,何安國看了看顧非寒,這個女婿他是很滿意的,“非寒,我今天就把我最疼愛的寶貝交給你了,你一定要讓她永遠幸福。”

 “爸

 ,謝謝你,我會用我的生命來愛她。”顧非寒接過何以寧的手,雖然已經拿了結婚證,可是他心裏還覺得,這樣纔算圓滿,以後何以寧都是他的了。

 在神父的見證下,兩人相互交換了戒指,接着衆人起鬨,讓他們親吻。其實顧非寒心想,不用大家起鬨,在看到何以寧向他走近那刻,他就想吻她了,他最愛的新娘。

 何以寧一路以來,都覺得自己像是做夢,顧非寒的吻讓她更像漫步雲端之上似的,一切都不真實了。

 婚禮是件辛苦而又幸福的事情,整整折騰了一天,顧非寒帶着一身酒味,總算可以走進自己的新房,幸好他酒力不錯,不怕他真的擔心自己錯過如此良辰美景了。

 何以寧比他早回到房間,因爲擔心何以寧的身體,所以大家就配合着放過他們,沒有鬧房。

 顧非寒坐到牀邊,她還是穿着大紅嫁衣,紅脣如同成熟的櫻桃那般迷人,眼神如水般的溫柔,他輕輕挑起她的下巴,“寧寧,你終於都是我的了。”

 “非寒,我也覺得自己像是做夢一樣。”何以寧忍不住笑了笑,今天很累,她回房的時候就已經有點想睡了,可是不捨得,這樣的一天是她盼望已久的,又怎麼可以睡着了呢?

 “傻瓜,這東西不重嗎?回來也不知道自己摘下來先。”顧非寒有些心痛,今天也夠讓她累的了。

 何以寧眨了一下眼睛,“老公,人家就是等你回來摘的。”

 “老婆,我愛你。”

 火紅的嫁衣,上面透着精緻的鳳凰圖案,這個女人終於正正式式是他的了,雖然他們早已經在一起,可是這種感覺不一樣,就像完成了最終的儀式,一切是圓滿的開始。

 他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一件件有條有理的解開她的衣服,這衣服怎麼這麼敏鎖?虧她今晚還穿了一整晚,“寧寧,累了吧?”他一邊扯,一邊擰着眉頭的問。

 何以寧看着他笨拙的手在扯着她的衣服,那些釦子都是按照古代的風格來做的,自然不像現代這些,“非寒,這個不能扯的,是這樣。”她手指輕輕一挑,一粒釦子便輕易解開了。

 “老婆,我來。”顧非寒按住她的手,然後學着她剛纔的樣子,果然,這釦子便輕易可以解開了,折騰了好一翻,總算把她身上沉重的衣服和掛飾的脫了下來。

 顧非寒將她打橫抱了起來,然後走向浴室,房間裏被佈置過了,到處洋溢着喜慶而幸福的味道。何以寧靠在他身上,不論未來的日子他要帶她到那裏去,只有他的地方,就是她的家。

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