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五章 未來的每一天,他都在

發佈時間: 2023-07-29 19:58:58
A+ A- 關燈 聽書

 「先不提這事,一會吃完餃子我帶你去拜年。」

 「拜年?給誰啊?」

 「好多。」

 兩人吃過早飯,簡單收拾了一下,徐青見到儲物間的年貨眼睛都要瞪出來了,這是有多少親戚要走?

 此時,陸家別墅內,單陽和陸逸回來了。

 陸逸在自家父母面前還是有些顧慮的,他怕爸媽知道他和單陽的事會接受不了,所以一直刻意單陽保持距離。單陽不失落是假的,陸逸走到哪兒單陽的目光就跟到哪兒。

 「小逸,你過來坐着陪這陽陽,你老亂跑是怎麼回事兒?」張靜從餐廳安排好餐桌,跟趙南七一起進了客廳。

 「我,我看看我養的小金魚。」陸逸看單陽坐在沙發上歪頭看着自己,心虛的有些臉紅。

 「行了,你的金魚活的好好的,我不至於虐待它們,去那邊坐着去。」陸成安上前拿過陸逸手裏的魚食,把人趕了過去。陸成安和趙南七心裏是明明白白這兩人之間的事情的。幫忙掩護的同時還得維持氣氛。陸家家大業大,親朋好友眾多,大年初一上門拜年的一波接着一波。

 劉氏夫婦帶着女兒劉穎趕在午飯前來了,劉穎今年二十三歲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單陽看。

 劉母自然是看出了女兒的心思,拉着張靜詢問「陸夫人,這位是哪家的公子啊?」

 「是單家的大公子,單家一家都沒回國,單陽跟小逸是要好的朋友,便一起回來吃頓飯。」張靜看出了這一家人的心思,雖然劉家姑娘看着不錯,人也漂亮,但還是不想單陽這麼好的孩子白白給便宜了劉家。她只恨自己怎麼沒生個女兒。

 吃完午飯,陸逸去了樓上拿東西,客廳里剩下了單陽和陸成安,陸成安湊過去提醒「劉伯伯家的女兒貌似盯上你了,小心。」

 「多謝。」單陽黑了臉,沒想到回來一趟竟然遇上麻煩了,這要是小逸跟他發脾氣可不得了了。正想着怎麼脫身,等陸逸下樓他們先走,結果還沒等到陸逸下來,劉穎從餐廳出來了。

 「你好,我叫劉穎。」劉穎走過來坐到單陽身邊。「你好。」單陽禮貌xin的回應了一句,然後看向了陸成安求救,陸成安手一攤表示「我已經提醒過你了」

 陸逸下來的時候正瞧見劉穎花痴一樣的眼神看着單陽,他一下子就不高興了。蔫巴巴的下了樓,坐在了哥哥身邊。「你倆不是下午還有事嗎?不走啊?」趙南七一進來便是這種情況,直接打斷劉穎,沖着單陽問道。「是的大嫂,我們還有事。」說着,單陽便上前牽起了陸逸的手,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陸家大門。

 劉穎不解,為什麼單陽跟這個人喊大嫂?又牽起了陸逸的手?

 「你,你瘋了,還在我家呢。」陸逸小聲說道。「那你就要眼睜睜看着你老公被人搭訕?」

 「小壞蛋,大嫂都知道救我,你就眼睜睜的看着。」

 「那我能怎麼辦呀?你這麼亮眼,到哪裏都有人喜歡你,我的身份又不方便…」

 「哪裏不方便了,你直接衝上去說這是我男朋友,是我老公,她們就不敢了。」

 「不要。」陸逸搖了搖頭,他可做不到,那太冒險了。單陽揉了揉陸逸的頭髮,將人帶進了懷裏,張靜追出來看兩人有沒有走遠,不料正撞見兩人抱在一起。

 「媽…」陸逸推開單陽,緊張的看着張靜。張靜只是愣了幾秒,拎着煮好的粽子走上前「拿着,回去凍在冰箱裏,再吃拿出來熱熱就行了。」張靜將粽子遞給單陽。

 「謝謝阿姨。」

 「行了,回吧,回吧。」

 「媽…」

 「媽知道了,不用說了。十五記得回家吃團圓飯,你倆都回來。」

 「好。」

 「快上車,我看着你們走。」張靜其實是開心的,她沒那麼思想封建,單陽是她喜歡的孩子,陸逸天生xin格弱需要人保護,也許這才是正確的。

 「我媽,同意了。」陸逸有些小激動,在車上忍不住抓緊單陽的手。「順便告訴你個好消息,我爸媽說十五回國來見你,我姐也回來,我姐說我爸媽沒意見。」單陽本想着把這個好消息留着到家再說的,誰知道,這麼快就搞定了這邊。

 「現在我們是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。」陸逸心裏開心,一路哼著歌。

 清苑

 慶陽帶着徐青去了七大姑八大姨家,把該走的親戚一次xin全部搞定,兩人掐著時間,臨近中午才去沈宴清家,順便蹭了頓飯吃。

荳荳言情小說網 www.dodo1116.com

 「你倆這是…」江瀾看到慶陽和徐青一起來還是有些不可思議的,幾天前在她家聚餐的時候這倆人不是還不熟呢嗎?

 「大嫂,介紹一下,這是內人。」慶陽勾在徐青肩膀上的手示意著。

 「哈?快進快進…」江瀾直接傻了眼,這真是夠快的。

 江瀾一邊張羅飯菜一邊偷瞄這兩人,沈宴清上前叮囑「別看了,早有苗頭了。」看來是真的了。

 大年初一的晚上下了好大一場雪。慶陽有好一會兒沒看到徐青,出來以後看到他坐在門外抬頭看着雪花一片一片的往下落。

 慶陽忙去屋裏拿了厚厚的毯子出來,裹在了徐青身上。

 「我不冷。」徐青心裏一暖,拉着慶陽坐在自己身邊。「想什麼呢?」慶陽問。

 「我從來沒有過過一個像樣的春節,這是第一個。」

 「未來的每一個都會好好過。我不會說話,但我知道你會明白我。」慶陽將徐青摟緊懷裏。

 「慶陽,謝謝你拉了我一把,在我最黑暗的時候。」

 「你我之間,不用說這個。」慶陽捏著徐青的手心,心裏還是有個問題一直想問,但又怕冒犯他。

 「你想知道什麼今天都可以問我。」徐青今天心情好,給他一個刨根問底兒的機會。

 「你的第一任到底是誰?」

 「你不是吧?還記着呢?」

 「快說!」

 「是我高中同學,已經結婚了,放心了吧?」

 「不放心。」說着,慶陽從口袋裏掏出了一枚戒指套在了徐青手上。「這樣比較放心。」

 徐青此時已經說不出話,他知道未來的每一天,慶陽都在。

 。